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广美副教授遭劫杀案开庭嫌犯称因失业饥饿才

来源: 时间:2019-03-05 18:28:13

广美副教授遭劫杀案开庭 嫌犯称因失业饥饿才抢劫

广美副教授李晨遇害案开庭被害人家属放弃索赔希望严惩凶手

去年7月10日,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画家李晨在天河区天河城南门附近遭劫杀。由于被害人身份特殊,又事发闹市区,该案震惊羊城,李晨被杀的原因也一度有各种传闻。犯罪嫌疑人张保保逃窜多地,警方千里缉凶。

昨日,被告人张保保在广州中院受审。他称自己是因为“饥饿”才劫杀乘坐奥迪车的李晨。这一饥饿杀人之说遭到被害人家属的强烈驳斥,“贫穷不是杀人的理由。”被害人家属放弃205万元的民事索偿,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

检方指控

以抢劫罪起诉建议加重处罚

广州市检察院指控,2011年7月10日下午,张保保携带水果刀、胶带等来到天河区天河城百货商场附近伺机抢劫。当晚9时许,李晨将车停放于天河南一路的咪表停车位。张保保遂将李晨锁定为作案目标并对其跟踪尾随直至李晨进入天河城百货商场内。

当晚10时许,李晨从天河城百货商场出来,张保保尾随其后,趁李晨回到小轿车整理副驾驶位的物品之际,冲进车内压倒李晨威胁其交出财物,遭到李晨反抗,张保保遂用水果刀和小轿车中的CD光盘刺伤李晨的面部,后又用其随身所背的挎包带子紧勒李晨的颈部,致李晨死亡。经法医鉴定,李晨符合颈部受钝性暴力作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张保保抢走被害人李晨口袋中的现金约7000元后,逃离现场。

广州市检察院认为,张保保无视国家法律,以暴力方法抢劫他人财物,致人死亡,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根据刑法,抢劫致人死亡等几种情况,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辩方:

因饥饿犯罪罪大而非恶极

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张保保的辩护人表示并无异议。

但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的起诉书没有指明张保保的犯罪动机,对其不公平。“失业、饥饿、生活所迫是被告人犯罪的内心世界。如果不弄清被告人的犯罪动机,就不能真正了解被告人的犯罪目的,就不能正确量刑。”辩护人回忆其此前会见张保保的情形,“他说,‘我当时很饿,卖了,捡矿泉水瓶卖’。”

辩护人说:“一个人因为贫穷、饥饿而走上犯罪道路,不仅是其本人的悲哀,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

辩护人恳请法庭考虑被告人的主观恶性、犯罪动机来进行量刑。

庭审交锋

VS

控方:

从证据来看被害人当场亡

对于辩护人称被告人不知道被害人当场死亡的说法,公诉人当庭驳斥。

公诉人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来看,被害人是当场死亡的。当被害人被刀划伤和CD盘擦伤之后,张保保还用背包带勒被害人的颈部,一只手按被害人,一只手勒绳子,还用牙齿紧紧咬住绳子另一端。对于一个成年人而言,他应该知道这个动作会致人死亡。

公诉人特别强调,张保保抢劫行为的危害性极大。因为案发地是在广州非常繁华的天河城商业区,虽然已经是晚上10时多,但仍旧人来人往。因此,该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极大。

被害人家属:

非常不满因饥饿抢劫辩词

李晨的家属对张保保提出的饥饿抢劫的辩词非常不满。李晨的表妹说:“贫穷并不能成为杀人的理由,也不能因为富有就应该被杀。表哥的钱都是靠自己的能力挣来的,况且他还热心帮助了很多人。张保保那么年轻、那么有气力,他完全有能力在这个社会生存。”

开庭时,被害人家属提出了205万元的民事索赔请求。但中途,被害人家属宣布放弃索赔,要求严惩被告人。

被害人家属的代理人说,根据李晨的尸检鉴定书,李晨全身共计44处伤痕。这些伤痕都是由张保保用水果刀和CD光盘刺伤的。李晨遇害时伤痕累累,让人惨不忍睹。

年迈父亲谢罪:

连说几次“很对不起你们”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默默地坐在旁听席上。他是张保保的父亲,72岁,患有残疾,是河南的一个农民,家里种着几亩地。张保保是其独子,也是个“不孝子”。打工这么多年来,张保保从未给家里寄过钱,反而伸手向父母要钱。要不到,就跟父母决裂。张父告诉,事发前,张保保已经一年多没有跟他们联系,号码换了也不告诉他们。直到张保保被逮捕,家里人才得知其消息。

张父委托张保保的辩护人在庭上一再向被害人家属表示哀悼和歉意。庭审结束后,张父走到被害人家属面前,连续说了几次:“很抱歉,很对不起你们。”

凶犯素描

交房租的日子犯案

看见父亲流下眼泪

现年24岁的张保保小学文化。2004年,先在汕尾市海丰一家鞋厂打工。2008年到广州找工作,无固定职业。据交代,他做过司机兼搬运工,只有1000多元工资,后来不干了。去年4月起,他失业了,积蓄也逐渐花光,拾过废品,连也卖掉了。他租住在岑村出租屋,月租250元。每个月的10日,是他交租的日子。

7月10日,张保保实施了劫杀李晨的行为。他从李晨的口袋里掏出7000多元,将沾有血迹的上衣丢弃,光着上身冒雨潜逃。

张保保中等身材,皮肤白皙。他对法庭的询问平静地一一作答,但有些地方并不能自圆其说。他自称抢劫李晨是临时起意,但却随身带着水果刀、胶布;他自称饥饿难耐才去抢劫,却说身上带着水果刀是为平时削苹果用,包里还装着矿泉水。

在最后陈述中,张保保为自己的行为忏悔,并恳请为其留活路。被带出法庭那一刻,他瞄见了老父亲,眼睛旋即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