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中学女教师向学生咆哮网上引万人围观

来源: 时间:2018-10-27 18:44:03

中学女教师向学生咆哮 上引万人围观

女老师用食指指着一名女学生责骂

10月30日,洛阳信息港一段名为 《彪悍女教师咆哮女学生》的视频,引起洛阳友的热议:课堂上,一名女老师用食指指着一名女学生责骂,原因是该学生“忘带作业了”。该视频短时间内点击率达3000次,成为洛阳络上的“咆哮门”事件。

学生 忘带作业挨老师骂

10月31日下午,见到了视频上的女学生——白雪(化名),她向介绍了当时的经过。

10月28日上午,第三节课间(上午10:00~10:25),英语老师毛某对白雪所在班级进行作业抽查。“其实在前一天下午我就写完了,可是那天早上刚一到学校,我就发现找不到了。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丢了。”白雪回忆。

白雪说,当时,她把原因解释给老师听,可是毛老师跟她说:“上课(第五节课英语课)时候站着。”“真的是丢了。”白雪再次强调。

据白雪回忆,当时毛老师在说着这话的时候,不停地指着她的脸,不仅罚站,还责骂了10余分钟,然后,老师骂完就走了。“就因为我忘带作业,我耽误了同班同学一节课。”白雪讲到这里,眼睛红了,她说,自己没脸再在班上待着了。

家长 最担心孩子受伤害

白雪说,当天上完第四节课(上午11:05),白雪向同学借了钱,打车回家找作业。“当时,孩子一回来,急匆匆往屋里跑,随后很快又出来了,催着我赶紧送她走。说忘带作业了,老师说她了。”白雪的父亲回忆。

到达学校后,已经是11时50分。“当时马上就要放学了,我很着急没有喊报告,直接推门却推不开,才知道门被从里面插上了。”白雪说,当时就有一个想法,想让老师看,她是真的完成作业了,没骗老师。“可是老师却把教室门插上了,不让进去。”白雪说,当时班里正在上自习,她先后在门上的透视窗和窗边玻璃,跟老师说明把作业带来了。

但是老师以没有喊报告,态度不好为由,停了一会儿才把门打开了。“孩子忘带作业,就应该为自己的丢三落四付出代价,老师就是批评她,也是应该的,作为家长也能理解。但当我们从视频里看到,老师不停地指着我们孩子的脸数落,这就已经不是在教育孩子,她这是在怀疑孩子。孩子跟着老师学习,是先学习做人,再学习知识,但是现在最担心孩子受到伤害。”白雪的母亲面对视频上孩子在学校的经历哭着说。

学校 老师的压力也很大

11月1日9时30分,来到洛阳市实验中学,该校政教处孙红涛介绍,毛老师正在上课,对于视频被传到上,毛老师受到的压力也很大,她还年轻,学校现在正在调查此事。

洛阳市教育局负责此事的办公室主任李振龙表示,等学校调查清楚后,他们还要了解过程,进一步核实此事。

当日,在学校采访时,白雪的同学除了摇头外,都不敢说话。一名男同学私下告诉,“现在学校在查这事,同学们都怕说话”。

声音

学生自尊该放哪里?

视频发到上以后,引发了友热议。

友“正在走”:

老师应该在公众场合给学生自尊,有问题应该下去单独和学生谈,而不是一味地批评。这样不但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往往会使矛盾激化,彼此都下不来台。

友“xxy”:

对不写、不带作业的学生,老师完全可以听之任之,为什么还非要检查作业?

友“小时候”:

孩子作业没带有错在先,老师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训了学生,也在师责之内。况且谁没个脾气?

你要求对待犯错误并且一直在顶撞的学生和颜悦色,也太苛责老师了。如果这个学生先跟老师说对不起,忘带作业了等等,再厉害的老师相信都不会发火。

有人失礼 有人失态 有人失德

今报评论员 夏继锋

站在一味指责“咆哮门”女老师立场的对立面,我认为这个女老师其实是受害者,她和学生白雪之间的对错,经过“咆哮门”发酵后,彻底彰显了公民隐私在络面前的脆弱,师道尊严在校园内外的流失。

我仔细看了所谓的“咆哮门”视频,这个视频只有区区一分钟,在这一分钟时间里,作为老师的一方声音固然尖利,言辞固然激烈,但是在生气的状态下,恐怕谁都无法做到语气控制自如。不过,她口口声声说的“你拿不出证据(指作业本)就说明你没做作业”这句话显然不符合逻辑,学生要是有作业本,这场争执自然就不存在了,人家就是忘带作业本才需要向你解释的嘛!

看完视频可以断定,一定是某个学生拿偷偷拍摄的,这个学生把视频传到上后,这个事件就从课堂上师生之间的争执,转化为络对隐私的公开窥探,民意对公民的道德审判。

总之,根据以上材料,我的判断是:

第一,学生白雪忘记带作业本,如果她没有首先向老师真诚致歉,是失礼。

第二,老师仅仅因为学生忘记带作业本,就气势汹汹,大声斥责,是失态。

第三,某学生拍摄视频后未经本人许可,私自上传至络,是失德。

最后,我想提醒一下老师,你想知道学生做没做作业,问几个问题不就行了,何必非得拿出作业本?没有作业本,难道我们的老师就无从判断学生是否完成作业了?留作业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件小事,折射出我们教育的底线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