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捆绑打死亲生女男子获刑10年

来源: 时间:2019-01-13 14:13:56

捆绑打死亲生女 男子获刑10年

昨日上午,通州区法院法庭,刘建康在做陈述。因为女儿偷东西,42岁的刘建康将其捆绑,用橡胶管抽打一个小时,最后致12岁的女儿死亡。昨日,他因故意伤害罪被通州法院当庭判处有期徒刑10年。当公诉人提到刘建康手段恶劣,抽打孩子1个小时让人震惊,犯罪结果让人无法原谅,刘建康无法控制情绪,失声痛哭,“我不是故意的,这孩子经常偷东西……”

42岁的男子刘建康因为女儿偷东西,将其捆绑,用橡胶管抽打一个小时,致12岁的女儿死亡。昨日,刘建康因故意伤害罪被通州法院当庭判处有期徒刑10年。

进入法庭称“认罪服法”

据指控,2009年7月25日10时许,刘建康在其暂住地内,因发现女儿小洁(化名)有盗窃行为。为教育女儿,刘建康用塑料绳、袜子将其捆绑在铁梯子上,持橡胶管长时间抽打其背臀部、胸腹部等部位,致女儿于当日12时25分因皮下、肌层广泛出血、失血性休克死亡。检方认为,刘建康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昨日,刘建康走进法庭的第一句话便是“我认罪服法,所以我没请律师”。

刘建康说,他和前妻离婚后,独立抚养两个女儿,去年4月和比自己小20岁的毛某相恋结婚。此后18岁的大女儿离家出走,没有音讯。小女儿小洁12岁,虽然在自己身边,但也经常离家出走。事发当天,小洁在离家多日后被他找到,带回了家。小洁承认偷了一个老奶奶的包,里面有钱、卡等物。

“我很气愤。”刘建康说,他领着女儿到失主家登门道歉,回来后,便将其绑在梯子上,找来一根橡胶管抽打屁股等部位。刘建康表示,当时他非常恼怒,因为小洁知道姐姐的下落,却坚决不说。其间小洁也曾求他不要打了,但他见小洁不松口,便一直打。一小时后,小洁说出了姐姐的下落。但解开绳子的一刻,小洁已经气息微弱。“我知道我打得挺重的。”刘建康说,他赶忙跑出去买葡萄糖和消炎药,但回来发现小洁脸色惨白。他抱起小洁跑到医院,但经过抢救,小洁仍不治身亡。

法院认定构成故意伤害罪

庭审中,公诉人表示,刘建康的动机是教育孩子,虽然值得同情,但其手段恶劣,鞭打孩子1个小时让人震惊,犯罪结果让人无法原谅。

“我不是故意的,这孩子经常偷东西……”听到这里,刘建康无法控制情绪,抓着自己的头发,摇晃着脑袋,失声痛哭,请求法官原谅,予以轻判。

法庭经过15分钟合议,当庭作出判决,认为刘建康发现子女有不良行为后不能采取正确的方法进行教育,故意伤害子女身体,致其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但鉴于刘建康案发后准备去公安机关投案,且积极抢救被害人,认罪、悔罪,故对其酌情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追访

根据案卷资料显示,1994年,刘建康曾因在中关村设摊出售冷饮与一家快餐公司司机发生口角,互殴中将司机头部打伤,为此入狱2年。2007年1月,刘建康因诈骗被行政拘留5日。

那么,刘建康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弟弟

嫂子就是被他打跑的

刘建康和第一任妻子是同学,但1997年两人开始闹矛盾,三年后分居,但一直纠缠不清,直到2009年,他才起诉离婚。对于第一任妻子,刘建康从来不愿多说,只是语气中带着怒气地说过“因为她不检点,她家的亲戚怕我打她,让她搬回去住了。”

但刘建康的弟弟说法却与他不同。弟弟回忆说,刘的第一个妻子就是被他打跑的。“我二哥打人,随手拿起什么就打,二嫂上街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都得戴口罩才能出门。”刘的弟弟称,全家人几乎都挨过刘建康的揍,包括身患糖尿病的父亲,被刘建康一掌推到地上后就没起来,两年之后病逝在床上。

现任妻子

“没有他我自由了”

就在刘建康打死女儿前三个月,他迎娶了比自己小20岁的毛某。但几个月的婚后生活,让毛某对刘建康越来越失望。

“没有他,我自由了。”22岁的毛某说,刘建康没有工作,一家四口的生计靠毛某和18岁的大女儿打工维持。但婚后不久,大女儿离家出走。“给人当后妈,难免会遭到误解。”毛某说,刘建康脾气暴躁,经常打骂孩子,也打骂她。最严重的一次,她被刘建康打得双眼红肿,多处流血。“因为我们在孩子的管理上有分歧。”毛某说,毛某说,刘建康是60年代的人,他深信家乡的俗话“黄荆条下出好汉”,觉得“打”是可以教育好孩子的。但她只比刘建康的大女儿大几岁,她了解孩子们的想法,她告诉刘越打孩子越叛逆,但刘从来不听。

“我不会等他的!”毛某说,她已向法官咨询离婚事宜。

邻居劝他别打孩子被骂“多事”

昨日,刘建康曾租住的通州悟仙观56号院大部分邻居都已搬走,妻子毛某也住进了单位宿舍。空空的房门上仍贴着发白的喜字。

提起刘建康,邻居王小兰说“他经常打孩子”。王小兰和刘家有过几次接触,一次是刘建康殴打女儿,她上前劝说,刘建康骂道“我家的事你少管,真多事!”碰了一鼻子灰后,王小兰不愿再管。还有一次,小洁来王小兰家玩,看到王小兰女儿的芭比娃娃,非常喜欢,便偷偷地拿回了家。王小兰为此去找刘建康,芭比娃娃还了回来,但从那时起,刘建康再也不跟王小兰打招呼。

杨杰

■逝者

12岁的小洁,死在父亲一个小时的抽打之下。在检方的案卷材料里,一张张取证照片让人怵目惊心,骨瘦如柴的小洁的腰部、腿部大片青紫乃至青黑。

怕挨打公园厕所睡几天

80年代,刘建康和前妻来到北京打工,刘欣就出生在北京。但不到两岁时,由于母亲出走,小洁被送回四川老家和奶奶一起生活。直到10岁,她才被父亲接来北京,但父爱并不如她想像中那般美好,“他爸管的太严,没有自由。”继母毛某说。

刘建康最不能忍受的是,小洁爱偷东西。刘建康说,邻居的西瓜、钱、芭比娃娃、钥匙等,小洁都偷过。每次失主找来,他就给人家赔不是,还钱赔笑脸。事后少不了打骂。

“我想去找我亲妈!”毛某记得小洁曾经这样说过。也许是因为正处在叛逆期,也许是因为对母亲的想念,小洁多次离家出走,最高记录是两天出走3次。有一次小洁出走被好心人送回家,刘建康花了300元请人家吃饭,但回到家,却发现小洁又不见了。

“她宁愿在公共厕所睡觉也不愿意回家。”一位自称刘建康邻居的友在天涯论坛里说,2008年的冬天,小孩子因为和后妈说话慢了点,父亲就大打出手,小孩子害怕跑出了家门,在一个公园的厕所里面睡了好几天。冷了就跑出去,暖完身子,再回厕所里睡觉。饿了有时去公园的垃圾箱捡点吃的,有时就去要点饭吃,最后还是110把孩子送回了家。孩子对警察叔叔说,这样的生活都比回家幸福,恳求警察不要把她送回家。

就这样,因为反反复复地出走,小洁耽误了学业,留了两级,12岁的她在出事前才上小学4年级。

嘴巴甜见熟人就打招呼

不过,小洁仍然是招人喜爱的。大院里,邻居老马说印象最深的是小洁嘴甜,只要见到认识的人,她都会主动打招呼“叔叔好,阿姨好”。而邻居王小兰说,她最后一次听到小洁的声音是一句“爸,别打了”,直到现在,她还能隐约想起那个声音。

如今,已经身亡几个月的小洁仍然躺在殡仪馆的冷冻室里。毛某说,刘家的亲戚不想管,自己也没有钱去管。

■说法

办理该案的检察官认为,刘建康的暴力倾向和错误的教育方式导致惨剧。这个案子也提醒人们,简单粗暴的棍棒教育只能带来更大的损失。家长在教育子女的时候,都应该掌握“度”,以及合适的方法。

而从妻子、亲友对刘建康的描述中,不难看出在这个家庭里,还存在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家庭暴力。就此,咨询了北京易行律师事务所律师郑环宇。郑律师表示,如果妇女儿童遭遇家暴,可以首先寻求街道、居委会的救助,如果涉嫌犯罪,警方会介入。被害人可以提起民事诉讼,如果涉及虐待和遗弃,可以提起刑事自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