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已婚女因网恋红杏出墙离婚追爱位成刀杀情人

来源: 时间:2018-11-13 11:39:29

已婚女因恋红杏出墙 离婚追爱位成刀杀情人

络是一张,所以注定了在里的人无法逃避。因为络,同时在里爬行着一对男女,不经意间顺着电流,触摸到另一端的他(她)。于是欣喜,开始牵挂,从此开始了长达10年的纠缠。其间,她为他离婚又复婚,但他和她仍没有走到一起,于是她用“一刀两断”这样决绝的方式为他们的感情画上了休止符。如今,他深埋于黄土,她锒铛入狱。她说:“恋没有错,错的是当事人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强求来的感情并不能长久。”

“我和小周相识于2000年,也许我们谁也没有想到,我们整整纠缠了10年……”3月1日,省女子监狱,服刑人员方令(化名)在诉说着自己的经历。“半年过去了,我终于能心平气和地说起我和他的这段孽缘了。”方令一脸的平静,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

美丽恋

“认识小周那年我30岁,他25岁。”方令说,2000年,因为觉得工作比较辛苦,就辞职在家,无所事事时就喜欢上。“在聊天室里,有个人称赞说我的名‘紫萸香慢’是个很好听的词牌名。”方令说,这让她多少感到意外,因为“紫萸香慢”这个词牌名知道的人并不多。“当时我对这个人就有了莫名的好感,我注意到,他的名也是一个词牌名——如梦令。”

“后来我就加他为好友,那时他在洛阳,我在烟台。”方令说,他们两个人越聊越投机,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一直以来,我都喜欢有才华的人,他谈吐不凡,他写的文章和书法都很不错。”

从聊天中,方令慢慢知道了小周的点点滴滴,他大学毕业后在某建筑公司工作。“他是一个很顾家的人,她妹妹上大学的学费都是他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半年后,老家在长葛的方令决定回乡探亲时和小周见上一面。“那个时候还没有视频,见面纯粹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见面的地点约在了郑州火车站。“我当时穿了一件湖蓝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还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方令说,就在她东张西望的时候,迎面来了一个男士。“按照我们在里说好的穿着,我知道面前的他就是我要见的人。他,其貌不扬,个子是南方人特有的那种娇小玲珑,不是我想象中的玉树临风。我让他眼前一亮,他让我眼前一暗。”说起往事,方令直摇头,“如果我们就此打住,也不会有以后的悲剧发生。”

一切的一切,来自于彼此的诉说,心疼、焦急,都只能感受,无法安慰。可是现实是严厉的,不比上,一切说说很简单,做起来却太难。总有一方需要牺牲,更重要的是在这众番折腾之后,爱情是否能依然如故?激情是否仍然如初?

红杏出墙

一相连,听得见,看得到,都来自于彼此的诉说。“那次见面以后,在失望之余,我也在心里安慰自己。我已婚,而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丈夫在部队,我和小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可是,从那时

起,我的思想还是长草了。”方令说,她和丈夫属于相亲认识的,平时沟通交流很少。“平心而论,他人不错,可我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他喜欢喝酒、打麻将,我却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沟通、思想上的共鸣。”

“见面后我告诉他自己已婚的事实,他却说他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我是个已婚的女人,在一个20多岁男人的眼里还这样有魅力,这多多少少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方令说,回家后,她的思想泛起了涟漪。“我魂不守舍,可理智告诉我,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传呼机响了,我一看是他单位的号码,马上就摁掉连我老公都问我,是不是欠别人的钱被逼债了。我吞吞吐吐地说,是别人打错了。”

一个半月过去了,在这期间,方令没有去上过。“再次上后,我提出了和他分手的要求,他发给我的是一连串的省略号和感叹号。”就在方令提出分手的第二天,小周来到了烟台。“他打说他到烟台了,我听了整个人都蒙了。纠结了很久,我还是去和他见面了。”小周在烟台待了一天,方令也陪他逛了一天。“他很细心,也很善解人意,我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都能理解得恰如其分。他让我找到了谈恋爱的感觉。”就在这一天,方令的精神和肉体同时出了轨。

决然离婚

“我经常在想,如果没有小周的出现,我和老公会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一直到老。”方令说,因为不在同一个城市,她和小周都是选择公休假或者是小长假在一起。

“2005年,我老公转业到了地方,我提离婚的时机到了。”方令说,人在恋爱的时候,脑袋多少有些不正常。“我总是拿老公的缺点和小周的优点相比较,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我咋看小周咋顺眼,咋看老公咋别扭。”

要离婚,总得找到理由。“孩子小的时候,我没有时间照顾她,就让孩子的奶奶来。可是,他奶奶说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顾,分不开身,于是就把孩子送到了老家。后来,孩子因为和我相处的时间少,跟我不是很亲近。于是,我就抓住这件事,反反复复地闹。”相处5年后,方令提出了和老公离婚的要求,“小周也快30岁的人了,老是不结婚在大家眼里也不正常。”

“老公认为我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没事找事,想着我是闹着玩的,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因为心存愧疚,方令净身出户,和老公离了婚。因为没有房子,她离婚没有离家,和前夫还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生活就是生活,爱情不能当饭吃。“我和小周没有结婚,是因为房子问题,他没有能力买房。其间,他又被单位派到外地公干,一去数月。一来二去,我们的婚事也就搁浅了。”方令说,2007年,她和前夫复婚了。“我老公对我简直是容忍到了极点,我都37岁了,我怕自己会被抛弃……”

2008年,方令念叨不已的房子终于有了,可她已经不是自由之身了。“我想断了他的念想,就说自己不能生育了。”方令说,那年正好是汶川地震,小周说他们可以去领养一个孤儿。“我又纠结了,咋能让他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呢。”

2010年春节,小周带着方令去老家见了自己的父母。“他的父母对我印象很好,他们过年过节穿的衣服都是我买好寄过去的,我还经常寄些钱给他们。我已经39岁了,很有危机感。小周也告诉我说他们单位的人对他的婚事很关心,隔三差五安排他相亲。”

“我对他说,如果有合适的人可以谈一谈。他总是说‘老婆,谁都没有你适合我’。于是,我和他就积极准备结婚的东西。”方令说,她那时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

举刀相向

触而不及的爱情,美丽得就像水中月、镜中花。

“2010年3月的一天,小周告诉我说他出差去重庆了。我在聊天的时候,有个陌生人要求加我为好友,我一看地址是重庆的,就加上了。”方令说,那个人自称是小周的未婚妻,她警告我说不要纠缠小周了。“我气坏了,当时就和对方骂了起来。我打小周的,他也不接……”方令说,事后,她追问那个女人的身份,被小周搪塞过去了。

“其实,我没有换位思考,他也到结婚的年龄了,可我当时已经疯狂了。”方令说。

2010年5月1日那天,方令在没有通知小周的情况下,坐车赶到小周的住处。“那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钟,我用钥匙打开他家的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床上一对熟睡的男女刺激了我的神经……”方令说,她摸索着拿起了一把刀。“我只是想着朝小周的肚子上扎一刀,意思是一刀两断。刚扎进去,他就醒了,拉扯中,我乱刺了他几刀。他倒在血泊中还喊着,‘老婆救我’……”

小周因为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死亡。“我现在后悔极了。好久没见过女儿了,不知道以后她会不会认我。未来对我来说是一个未知数。老公再婚了,是我辜负了他。在错误的地点,我遇到了错误的人,开始一段错误的感情,到头来终是一场空。”方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