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河北检方称聂树斌案非王书金所为聂母将继续

来源: 时间:2018-10-17 16:40:48

河北检方称聂树斌案非王书金所为 聂母将继续申诉

6月25日,邯郸中院门口,从法庭出来的张焕枝被媒体重重包围。特派 朱长振 图

河北检方称聂树斌案非王书金所为 聂母将继续申诉

核心提示

昨日上午9时,“王书金强奸杀人案”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由于此案与19年前聂树斌“奸杀”案属“一案两凶”,因此备受舆论关注。河北检方认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的实际情况在关键情节上存在四个重大差异。聂树斌的母亲则称,检察院证据有假,那件勒死受害人的花衬衫不是当年警察拿的那件。聂母表示将继续申诉。王书金的律师朱爱民称,检方的两份证据为首次出示,因此请求休庭,法庭接受了请求宣布休庭,开庭时间再行确定。

河北检方:

聂树斌案并非王书金所为

昨日早上6时,警察和保安就开始在邯郸市中院门前拉上警戒线。法院方圆两公里以内都被戒严,有人试图到法院门前拍照,被警察制止。

上午8时许,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女婿到达法院。按照河北省高院的说法,与聂母一样获得旁听资格的还有“人大代表、学者、律师、媒体及当地各界群众200余人”。

此时,场外聚集的群众和也越来越多。经过协调,大河报和其他媒体获准进入,被安排在邯郸中院二楼的休息室内,但最终还是无法进入庭审现场。

上午9时,庭审开始。河北省高院的官方微博同时开始发布庭审信息。截至中午12时,共发布微博19条,其中有13条与聂树斌案和王书金案有关。

庭审中,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认为,王书金供述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可以认定应该是王书金所为。河北检方认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的实际情况在关键情节上存在四个重大差异。

朱爱民要求查阅检察员在庭审中出示的证据材料,要求休庭做辩护准备。合议庭同意辩护人的请求,宣布休庭。开庭时间再行确定。

聂母:

证据有假!花衬衫是假的!

11时03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一出来,便对媒体大声呼喊:“证据有假!那件花衬衫是假的,跟当年警察拿到我们家那件不一样。”

张焕枝说,案发当年,警察曾拿来一件花衬衫到她家让她辨认,她说并不认识这件衣服。后来,她才知道,这个花衬衫就是案卷中描述的“聂树斌偷来的,作案时用它勒死受害妇女康某的那件花衬衫”。

在昨天的庭审现场,检方提供了新的证据,就是这件花衬衫。“虽然过去快20年,但我记得很清楚,今天大屏幕上这件根本就不是当年警察拿的那件,证据绝对是假的!”

而“王书金奸杀案”当年的一名办案民警在昨天开庭之后特意约见大河报,称张焕枝所说的那件花衬衫他也曾在聂树斌的案卷中看到过,确实是勒在死者脖子上的,但由于是黑白照片,所以无法确认颜色。该民警还透露出一个王书金案的重要物证,一串钥匙,王书金当年作案后曾从受害者身上取走一串钥匙,但走出几步看看钥匙无用,又把钥匙抛回受害者身边。大河报就此问题向朱爱民律师发问,但朱律师未正面回答。

律师:

两份证据存在瑕疵且系首次出示

上午11时10分,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从法庭回到酒店后开了一个简单的发布会。

朱爱民首先宣读了王书金的上诉理由:原判认定的三起故意杀人、强奸犯罪事实属自首,应从轻处罚;所供述的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属重大立功,应从轻处罚。

对于控方在法庭上强调的作案细节,如衬衣、死者身高等所谓王书金供述与事实的差异,朱爱民表示,案件久远,王书金不可避免存在记忆偏差。但这并不能证明聂树斌就是真凶。

朱爱民称,控方出示了两份证据:受害人尸检报告及现场勘查笔录,但皆为复印件,而且自称是从调查组那里获得,证据明显存在瑕疵,“先天不足”。其中,尸检报告上,两个法医一个有名无章,一个有章无名,且章也为私章。在现场勘查笔录中,缺少方位示意图,不符合形式要件。更要紧的是,这两份证据系控方首次出示,之前没有告知辩护人,也没有在庭审前提交法院,导致律师没有基本的阅卷和核实应对的时间。

因此,朱爱民当庭要求案件“押后审批”,待审阅聂树斌案原始卷宗后,重新开庭。这一要求得到审判长许可。

专家回应四大疑点

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发表答辩意见时认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第一,王书金关于被害人尸体特征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实际情况不符。第二,王书金关于杀人手段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实际情况不符。第三,王书金关于作案具体时间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实际情况不符。第四,王书金关于被害人身高的供述与被害人实际身高不符。

针对庭审中的四大疑点,法律界人士亦通过多种途径予以回复。其中多名法学专家在微博中称:现有证据无法确证王书金就是聂树斌案“真凶”,这是可以预料的,毕竟案件发生在近20年前,王的记忆有偏差,实物证据也多已灭失,单凭被告人口供又不能定案。

检方认为王书金供述与聂树斌案有四大出入,但也多有吻合,比如先奸后杀等。而控方说案发时王正在附近打工,但这正说明其具备作案条件。(大河报 特派 朱长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