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出租车穿越铁路撞上火车头造成1死4伤

来源: 时间:2018-11-25 16:54:30

出租车穿越铁路撞上火车头 造成1死4伤

掀走出租车,让火车得以通过

群众和救援人员一起抢救伤者

受伤的孩子让人揪心

出事的铁道口人来人往无人看管

出租车与火车头相撞,这种只有在电影情节或噩梦中才有的画面,却在2月20日的合肥纬A路附近铁路段真实发生。

“出租车被撞变了形,底盘与铁轨剧烈摩擦发出刺耳声,我在动荡中咧着嘴,捂起耳朵,下意识地抱紧儿子,‘救命,救命’……坐在后排右侧的孩子他姑父疯狂敲打着门窗求助,然而车门突然内凹,他被卡住瞬间没了声音……”可怕的一幕在43岁的李秀芳脑海里挥之不去,当时她正坐在这辆出租车的后排左边,六年级的儿子坐在她的旁边。他们一车五人被火车头“顶”着拖行了近200米。

车祸最终造成一死四伤,此次事件对铁路正常行车未产生影响,目前事件原因尚在进一步调查中。

哭泣:“抢行几秒,要了丈夫的命”

正午12点,火车头与出租车相撞事件已过去两小时,位于北二环路的省立友谊医院7楼胸外科,被撞昏迷的李秀芳逐渐有了知觉。她睁开眼,转头去看躺在邻床的丈夫樊明良,樊明良此时也已微微睁开了眼睛,正扭着头在看她。两人目光相聚的一瞬,一行泪从李秀芳眼角滑下。

两人都是胸部、肺部受重伤。樊明良做了个手指向上的手势,李秀芳立刻明白了丈夫的意思。“勇儿在上面,还在救着吧?”听到身边家人的一声“嗯”。李秀芳说:“好想去看看他。”家人都知道,勇儿今年13岁,读小学六年级了,是夫妻俩的“心头肉”。现在,这孩子头部颅骨骨折,伤得不轻。

当家人把二姐夫许义友的死讯告诉两人时,他们面色沉重。“二姐一早还在三姐家等他,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省立友谊医院急诊室的门口,许义友的妻子樊华英哭成了泪人。“出租车司机为啥要抢那几秒钟,不然全家都好好的。”她说,年届五旬的丈夫突然离世让一家人没了主心骨,“儿子和女儿都二十多了,马上就要工作了,自立了,可他没能看到这一天。”

亲历:“那一刻,人像被撕裂一样”

李秀芳回忆,前几天,樊家三姐樊兰英生病了,丈夫跟二姐一家就张罗着要去她家看望。“二姐早一天去了她家,因为我家跟二姐夫一家住得近,当天他们一家跟二姐夫准备一起打车,去三姐家看望。”

李秀芳介绍,三姐一家住在合肥纬A路附近的徐大郢,当地除了附近田地和乡村小路,还贯穿着一条铁路线。“大概9点多的时候,她拦住了一辆绿色的出租车,一家四人随即上了车。”

“车子在石子小路上行驶,路面起伏不定,一家人颠簸得很。”李秀芳说,10点左右,车子行驶到铁轨边时,“我感觉司机加大了油门,短短几秒钟后,传来‘嘭’的巨大声响。等我定睛一看,我的天,出租车竟然撞到火车上了。”

李秀芳回忆当时的情况,“火车开始顶上了出租车的右前轮,接着不知怎么,车子后排座被撞得变形,底盘与铁轨剧烈摩擦发出刺耳声,我在动荡中咧着嘴,捂起耳朵,下意识地抱紧儿子。‘救命,救命’……身边儿子的姑父(坐在后排右侧)疯狂敲打着门窗求助,然而车门突然内凹,他被卡住瞬间没了声音……”

“被火车撞上的那一刻,人像被撕裂一样,只能等死。”李秀芳说,等到车子停下来时,车里的人都没了动静,“我硬撑着,等到窗外有村民赶来,我对他们说:‘我们一家是去你们村樊兰英家的。’接着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李秀芳说,事故发生前,“我没有听到列车鸣笛”,而附近居民也证实了这个说法。

救援:砸碎车玻璃,救出孩子

当时在现场的附近村民徐光升回忆了救援一幕。当时,他和村民张维权立刻跑了过去。“出租车内的5个人满身都是血,样子可怕极了。”徐光升说,“当时他俩只能趴在窗户边,朝里面大喊,让他们撑住。”

“就在这时,里面有个女人突然张口说话了,她虽然全身不能动,但话说得很清楚”。事后证实此人正是李秀芳,“女子说出了她要去哪,我听说后赶紧去给樊兰英一家报信。”徐光升说。

“好多人打了120,喊着让医生赶紧来救人”。张维权说,经历最初的慌乱后,救援的村民赶紧去拉车门,可是车子已经卡死了,门开不了。村民们就用石块砸玻璃,合力之下,他们从车里救出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

张维权介绍,11点半左右,消防官兵赶到了。“车门被消防器械破开了,消防官兵陆续把人都抱出来了”。

“司机的脸上有一个好大的口子,已经伤到脑子了。”张维权还说,派出所的两辆警车赶紧把几个伤者送往医院。

现场:200米沿线全是碎片

上午11点多,赶到事发现场时,火车头正缓缓启动离开了。火车道是南北走向,当时,火车是由北至南行驶,撞上了由东向西行驶的出租车。

铁路道口周边围聚着很多群众。在他们指引下,沿着出租车被拖行的线路一路探访。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从道口往北,铁轨西侧的石子里仍然遗留着一条拖行的痕迹,长约200米,清晰可见。

一块出租车的窗户玻璃散落在铁轨上;继续往北,看到出租车的车灯掉在路边的沟渠中。不久,一辆破损不堪的出租车映入眼帘。看到,出租车左侧底盘和左侧车轮已经在拖行中摩擦得闪闪发亮。“救人后,众人将出租车掀起后抬到一侧,是为了让火车头离开才这么做的。”村民们说。

对话:司机说不清出事地点

事故发生后,出事出租车司机罗本生被送往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接受治疗,12:10,罗本生结束手术,身上满是血迹,头部受伤严重。“我是上白班出租的,今天去了趟经开区送个人,后来车子开到了繁华大道和习友路交口附近时出了事。”

“你是怎么弄伤的?”问。“不记得了,有人从我车子上拿东西了,然后我才变成这样。”罗本生说,自己早晨九点从临泉东路送一个人到经开区,车子在路上出事的,后来罗本生又说是在长江批发市场出事的,言语含混不清。

“你几点钟出事的?”问。

“我是下午四五点钟出事的,怎么会出事呢?”罗本生说话时正是中午12:15。

“可能是被吓坏了,上午发生的事情说成了下午。”医院一位护理人员说。

采访中,罗本生说自己的车牌号是皖A80254,致电罗本生所属出租车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称,该车司机确实是罗本生,“目前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已经赶往医院处理此事。”

质疑:铁道口为何无人看管

采访了解到,事发铁轨处的那条路,是张小郢、徐小郢、徐大郢通往大通路的通道,特别是对于徐大郢和徐小郢两村庄,这条磕磕绊绊的石子路是他们出外的最便捷的道路。

据徐大郢刘阿姨介绍,最近几年这里发生过三四次火车蹭刮行人的事件。居民们表示,这个铁道口无人看管,却是他们上下班、孩子上学的必经之路。

当日下午2点多,上海铁路局办向提供了一份通稿。在这份通稿中,铁路部门称车祸原因是出租车盲目抢越线路而造成的。不过,令纳闷的是,尽管事故造成了一死四伤的严重后果,但铁路部门却在通告中声称,“造成出租车上两人受伤。”为此,向上海铁路局办求证,他们回应称“这些数字是从公安部门了解到的”。

如今,徐大郢的村民迫切希望,有关部门能重视这起事故,“要么在路口设置一个红绿灯,或者搭建一座桥,总不能让我们一出门就心慌慌吧?”